圖為“F4”成員趙翼、劉敬文、陳統奎、鐘文彬(從左至右)。
  他們站在舞臺中間,身高不一。四束追光打在身上,映出四個參差不齊的影子。
  西裝、襯衫、圓領毛衣,運動鞋,四個80後男人並非盛裝,隱約能夠看出,他們臉上擦了粉。
  走調,唱破音,卡不上節奏,他們眼睛還時不時瞟向提詞器。一曲《流星雨》過後,觀眾直呼“也是醉了。”12月12日,在雙層的全國政協禮堂,配著耀眼的燈光,近千人參加了一個名叫“F4”組合的演唱會。
  “這四個男人,一個賣茶葉的,一個賣荔枝的,一個賣乾果的,還一個做農業自媒體的。”演唱會主持人、香港衛視副總裁兼執行台長楊錦麟這樣介紹他們。
  這個所謂的“山寨版F4”,其實是“Farmer4”的簡稱。翻譯過來是“四農民”。
  不過,他們對自己有著明確的定義:新農人。
  是成功還是笑話?
  演唱會開場前10分鐘,已座無虛席。大屏幕在重覆播放“觀影指南”。希望小伙伴們掃描二維碼關註他們的微信圈,並歡迎吐槽。
  此時,Farmer4成員之一鐘文彬還在臺上臺下來回忙碌著。
  他是“新農堂”堂主,浙江杭州人。“新農堂”是他打造的新農人自媒體社群。通過微信、微博等新媒體,溝通了4萬多訂戶和一大群致力於農業的返鄉精英,並基於此成立了學習平臺,定期舉辦分享會,協助他們創業。
  鐘文彬認為自己是較為“穩妥”的人,早在八月,四人聚在一起策劃九月份的第一場秀時,他們就有過一些爭論。
  鐘文彬斷言,“這樣的秀,要麼成功,要麼成為笑話”。
  其實,這已經是他們在全國範圍舉辦的第二場“演唱會”了,第一次是在上海。此次在北京演出,他們演唱了首發單曲《故鄉》。
  相比鐘文彬,陳統奎要樂觀許多。他雙手抱胸安靜地坐在臺下第二排中間的位置候場,嘴角上揚,眼神中流露出自信。
  他是“火山村”荔枝品牌創始人。這個“老男孩”來自海南火山村,個子不高,說話時眼神會自然上挑。他此前從事傳媒行業,牽起話頭便會滔滔不絕。
  “無論這場秀成與不成,都是一種探索。我們要用80後的方式和態度去表達,去嘗試。”陳統奎說他期待觀眾的評價。
  “與其說這是一場演唱會,不如說更像一個產品說明會。”有觀眾這樣說。
  全場兩個半小時中,這個“山寨版F4”只用不到20分鐘唱歌,剩下的時間,都在分享介紹各自的農業創業經歷。聽眾攥著會場為他們準備的熒光棒,連同他們準備好的熱情,聽著故事,反倒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出一小時,後排來參加演唱會的媽媽們“感覺被忽悠了”,帶著自己的孩子提早離場。據目測,提早離開的占三成左右,而留下的大多對農業、創業感興趣,對於Farmer4的分享,面帶微笑,頻頻點頭。
  沒農藥的地瓜
  “送你一個沒有農藥、不施化肥的地瓜。”
  演唱會散場時,在會場門口,每個觀眾都領到了一個“鄉土鄉親”送出的烤地瓜。
  鄉土鄉親,是Farmer4成員趙翼創辦的茶葉品牌。之所以送出烤地瓜,是趙翼受到了日本新農業的代表藤田和芳的啟發。
  “與其高喊一百句口號,不如將一根沒有農藥的胡蘿蔔送到消費者手裡。藤田和芳這句話說得多好。”趙翼說。
  “消費者面對食物只有焦慮。他們無從瞭解關於食物的信息,生產者是誰,產品使用農藥的記錄,農藥殘留……都一無所知。大量用化學農藥的生產者充斥市場,而那些不用化學農藥的生產者卻被淘汰出局。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也不是消費者想看到的。而現在要做的就是推翻這樣的循環。”趙翼以一段簡單直接的發言贏得觀眾雷鳴般的掌聲。
  基於這樣的思想,趙翼的鄉土鄉親茶葉建立了嚴苛的透明溯源體系,生產者實名制、信息公開,並接受社會化監管。
  和趙翼相似,陳統奎崇尚“自然農法”,反對傳統化學農業。村裡使用古法種植荔枝,不使用化肥、不使用除草劑、低毒低度地使用農藥。在他的運作下,這些荔枝賣火了。
  2009年他受到臺灣桃米生態村“社區營造”的啟發,打算回鄉身體力行改造家鄉。五年時間里,陳統奎帶領鄉親和返鄉大學生搭建民宿、修建環山自行車賽道,還發起了返鄉大學生論壇。
  相比之下,維吉達尼創始人劉敬文更看重“人情味”。
  這個出生在廣東湛江農村的小伙子對熟人社會的溫暖有一種執念:“做腸粉的阿姨就是看著我長大的,她哪好意思在腸粉裡面放不好的東西?”
  維吉達尼在維吾爾語中是“良心”的意思。在南疆,大部分農戶保留著自然農耕法和儲存方式。劉敬文萌生了運用互聯網幫助維吾爾族農戶銷售農產品的想法。
  眼下,趙翼、劉敬文、陳統奎都在做“將一根沒有農藥的地瓜送到消費者手裡”的事,而鐘文彬搭建了一個平臺,讓更多新農人分享“送地瓜”的經驗。
  2014年6月,鐘文彬在北京做活動,邀請鄉土鄉親創始人趙翼、火山村荔枝創始人陳統奎和維吉達尼創始人劉敬文去做農業創業分享。四人一見如故,“徹夜未眠,相見恨晚”,當即決定要“在一起”,組成“Farmer4”。
  “他們不是普通的農民,而是一群有知識、技能、追求的年輕人。”楊錦麟這樣評價。
  鐘文彬也不願意將自己定義成普通農民,他更願意將“三農”稱為故鄉、故人、故味。
  而F4更願意將他們的行為稱之為“再造故鄉”。
  不是公益的公益
  兩次演唱會,讓Farmer4“火了”。
  Farmer4陸續接到各大電視臺節目組的邀約。12月12日上午,他們被邀請到視頻媒體去錄製《正益論》,而在當天晚上演唱會進行時,湖南衛視《天天向上》播放了Farmer4作為嘉賓出席的節目。
  來自微信、微博等新媒體的良好反饋,也讓Farmer4受寵若驚,這超出了他們的預期。
  有媒體給他們貼上了“公益創業家”的標簽。
  對於這樣的標簽,Farmer4態度非常統一:“我們不是為了公益而公益,而是希望用商業手段去實現社會價值、去改變社會,這也收到了公益的效果。”
  “兩者其實是不矛盾的。”陳統奎說。
  相比單純給他們貼“公益”的標簽,他們更喜歡用“社會創業”來定義自己。
  未來在理想狀態下,能夠完成一邊創業,一邊解決社區發展問題、有機農業的轉型問題,是他們共同的心愿。
  “我們四個都沒有想過要當擁有巨大財富的人,但我們需要自己的財務可持續,這樣農戶才可能信任我們。我們需要跳出傳統做公益的思維,用商業的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陳統奎說。
  鐘文彬也坦言:“我們目前最大困難還是缺少資源。畢竟我們是80後,還需要一定時間去積澱。”
  新京報記者 靳秒 實習生 馮琪  (原標題:新版F4 送你一個沒農藥的地瓜)
創作者介紹

墊子

rk64rkqu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